在巫溪老家,有一种记忆叫杀过年猪

  大街上的人们
 
  都穿上了棉袄/羽绒服
 
  天气虽冷,巫溪网小编心中却有些莫名的小激动呢,因为.....因为冬天到了,马上要过年了,也就是说要杀过年猪咯。
 
  农村过年三件事,杀年猪、磨汤圆、做血豆腐干。一进冬月门,地里农作物收拾干净了,忙了一年的农村人终于轻闲了,冬至一到,家家户户就准备杀那养得又肥又大的年猪了。
 
  巫溪人杀过年猪都是在年前腊月进行,是很讲究的,一般来说,要看日子,逢“四”“六”或逢“亥”日不能杀猪。根据习俗,不能杀年猪的日子里宰杀了过年猪,以后喂养的牲畜(主要是猪)就长势不好;相反,吉日杀猪,来年可以养大猪。
 
  担当杀手这一光荣而伟大、艰巨而炫酷任务的伯伯就大声武气问:“厨房烧水的烧好没有?”厨房里高声答:“早就烧好了!”    父亲就和叔伯兄弟们去猪圈里抓猪。猪圈里的大小猪们叫成一团,乱成一团。
在巫溪老家,有一种记忆叫杀过年猪
  伯伯系上长围腰,戴上袖笼子,待到大家七手八脚把年猪按在用作杀凳的宽板凳上时,本在抽烟的伯伯,烟屁股一吐,雄赳赳气昂昂走到杀凳前,喝一声:“按紧啰!”手一晃,藏在身后的明晃晃的尺多长的杀猪刀,噗的一声就进了猪颈项。鲜红的猪血像喷泉一样直往外冒。
 
  这些年巫溪专门有卖挂肉用的铁钩,但在农村,还是用棕叶子,一则不浪费资源,二则以前巫溪农村也没人备下这类铁钩。
 
  此时几个人便把猪,抬上木板,烫一阵。伯伯拿了刨子,一刨子下去,猪就露出一块白净的猪皮来。大家也就一齐拿了刨子刨猪毛,也不过片刻功夫,一条白生生光净净的猪就出来了。
 
  旁边早备好了临时用作案板木梯子,伯伯持刀呼的一下就剖开了猪肚,猪腔内热乎乎的一股气息四下弥漫。其余人立马用簸箕接好猪肠。
 
  吃饭时,主人会把杀猪匠请到上席入座,再把吃“杀猪饭”的客人按辈分高低分别安排就座(不过现在也比较随意了,没以前老人们那么讲究),由主人家男人执壶酌酒,妇女们就忙前跑后,端菜盛饭,热情款待客人,客人们则一边吃喝,一边聊家常,喝酒行令,其乐融融。
 
  吃完饭后,女主人便开始忙着洗肠、剁肉,制作香肠。当然,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也会搭把手,赶在一天之内把这些香肠,做好后挂起来沥干水分。
 
  巫溪杀过年猪在农村是一件非常热闹的事情,千百年来,这已经成了一项盛行和流传民间的风俗习惯。
 
  又到一年杀过年猪的时候,外地朋友们准备好回家了吗?
 
  不说了,小编刚刚接到电话叫我们去吃杀猪饭了。

内容版权声明: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互联网。

本文网址是:https://www.57xinwen.com/caijing/1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