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走的时光

  偏了点主题的大河上游村的午后时光
 
  已经自由的樟树岭、童年和羊群、散乱的冬花地
 
  都是父亲给出的生活原型
 
  而早晨从紫花村山边挤出来的太阳
 
  是其中蒙太奇手法之一
 
  当弯塘村故土泼出来
 
  田野泼墨一样将上述情怀泼出来
 
  父亲后溪河式的蒙太奇又向岸边浪了几浪
迁走的时光
 
  那押了自己大半生的苞谷地
 
  成了走调的民歌上的一个斑点
 
  我把清晨像脱鞋子一样脱下来
 
  磕了磕粘在莲花村思绪上面的泥土
 
  忘乎所以时
 
  把邱才斗的白鹿架也来磕一磕
 
  她的眼眸
 
  总是装载着后河柏杨坪
 
  另外就是略等于老樟树的含蓄
 
  没地方倒出来过去的岁月
 
  惟有月亮弯
 
  打算把这些捆进画稿
 
  而它把乡愁
 
  却只能刻画成一个不规则的半圆
 
  偶尔有皂角从树上掉下来
 
  落在昨天的旁边
 
  是这乡愁的一个痘点
 
  好多年
 
  那块谭德书挖过的旱地把思路放得很宽
 
  一直把过去
 
  想成一片羊蹄树叶的形状
 
  能否让已换穿上两件夹衣的季节
 
  和那慢悠悠的双河桃园子的独轮车
 
  同时穿过你的婀娜以及速写式的鸟瞰
 
  这两种轱辘碾出的车辙
 
  一片是安静、一片是从容
 
  有一段仍塌陷在旧事里
 
  不去估算它们辗过的面积
 
  它和上午总是一起弯曲
 
  彭纯廉仅仅只给了点脚步声
 
  却已有十年的成色
 
  一只野猪声音传来
 
  增加了五分重量
 
  赠予的那片时光
 
  还在尽情地兜着主人在长桂坪的桦木林
 
  安里溪早已懂得它们的含义
 
  据说它口袋里装有汉代的回声
 
  包括洗马时的恬淡的时光
 
  涉水听响中
 
  它也许在表达
 
  慈悲和怀想
 
  但这些只有半笔过来
 
  响声也是
 
  已碎成浪花

内容版权声明: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互联网。

本文网址是:https://www.57xinwen.com/youxi/1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