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血豆腐,巫溪人的情与味

  说到冬天,就不自觉的想到了豆腐。
 
  对于巫溪人来说,豆腐,是节日里一道必不可少的美食。至于豆腐之法是始于汉淮王刘安,还是出自他处,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说,只要还有豆腐吃,谁又会在意这些细节呢?
 
  因为有猪血、豆腐
 
  加上熏制之后色泽红润
 
  故称为“血豆腐”
 
  每年腊月,总有一道极为隆重的仪式——杀年猪。除去要用来请客的猪肉,剩下的猪肉,大都是要腌熏成腊肉存起来的。这时候,也就到了做血豆腐的时候。
 
  血豆腐的制作,可以说是极为讲究的。在小时候,从选材到制作到保存,通常都是由经验丰富的外婆来亲手操作的。
 
  对于大豆的选择,其实是没有什么讲究的,不管是今年的还是陈年的,总之家里有什么豆,就用什么豆。所用的肉,一般以年猪肉为最佳,再不济就是集市上的新鲜猪肉。那个时候,村子里只有一台石磨,在决定做豆腐之前,村里人总会商量着谁谁谁多久磨,磨完了下一个又是谁。
 
  点好豆腐之后,基本上就是下午接近傍晚的时间了。这个时候,把要用来做血豆腐的那一部分豆花用纱布包起来,放在筲箕上,上面再放上菜板等重物把大多数的水分挤压掉,直到第二天。然后,把压实的豆腐放到大铁锅里用双手搓揉成细绒,顺着一个方向搅成泥。那个时候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要顺着一个方向搅,后来问了外婆才知道,这样搅的豆腐捏成团后才不容易散掉。
 
  既然是血豆腐,主要材料肯定有猪血啦。猪血需要的是生猪血,如果实在没有,只有买用开水烫过的。
 
  五花肉剁成肉末
 
  把以上材料都放入一个盆子里,用手捏烂,拌匀,豆腐要多过猪红哦,加入自己喜欢吃的调料,盐,五香粉等。
 
  约200克重的豆腐绒用手团成椭圆形的坨,如法全部团完,逐个放在烧箕内。
 
  将装有豆腐的烧箕放在温暖处使之变干,再捏一两次使之完全成形,然后全部挂在柴灶上空熏烤,约20 天后表面呈黑色时即可食用。
 
  切开的血豆腐,看了是不是很有食欲
故乡的血豆腐,巫溪人的情与味
  以前和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便捷,除了年后的那一段时间,基本上是吃不上血豆腐的。现在,有了冰箱,血豆腐总是能存上个一年半载,而且随着商业化的发展,这东西在网上,在超市都能买的到,但总归是少了一些味道。
故乡的血豆腐,巫溪人的情与味
  时间在走,人也在走。村子里磨豆腐的人越来越少,曾经那个走路跌跌撞撞的小男孩已长大成人,外婆也已经满头白发,门口的大黄变成了小黄,年还在过,血豆腐还在做。不过,做血豆腐的人从外婆,变成了我们。
 
  “要顺道起搞,不是的话要散咯。”
 
  现在已经工作有一段日子了,所幸是双休,离外婆家也并不是特别远,偶尔周末回家看看,假装自己还是那个小孩子,给她剪剪指甲修修脚,装模作样地做上一顿饭,煮上两个血豆腐,再和外婆闹闹磕,听她说说以前的故事,没了城市的喧嚣,倒也是十分惬意。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
 
  也许人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
 
  在闲暇的时光中,
 
  总有一道菜,在无形之中刺激着你的味蕾,
 
  总有一方地,在隐约之中牵动着你的灵魂,
 
  总有一个人,在冥冥之中告诉你,常回家看看。

    内容版权声明:更正删除内容,投稿合作,请微信关注 巫溪信息网 发送信息给我们,有事问问,没事看一看。

    本文网址是:https://www.57xinwen.com/caijing/1564.html